盲腸「罪惡感」

人的天生心理機制很奇妙。

在裡面深處,有一個王陽明說的「良知」作為一盞明燈,就好像常掛在天空上的太陽一般。但在表面的自我意識層面,會有很多被參雜了出生後被教育的東西然後產生的再製品,像是罪惡感這類的就是;它像天空上的雲,常讓那個良知太陽的光線先被透過雲層扭曲後,才會照在地面上。

不是說「罪惡感」完全是錯的,而是它其實並不見得是有必要存在的,若是你能直接明白良知建議你該怎麼做。

罪惡感對常不顧他人權益而將自己的權益踐踏在他人之上的,看起來是有一個明顯的煞車功能。但對於一些已經懂得為何、何時該踩煞車的人來說,罪惡感還常使得他們過度沉浸在非必要的自責與後悔中。

這些非必要的自責與後悔,常會帶來一些在潛意識裡的自毀指令,以達到自己在道德感上的平衡作用,這些自以為的贖罪、償債,其實都並不具實際的意義,因為如果之前所做的並非有意去侵犯、破壞他人的權益,那麼,對方不論如後何走到後來扭曲的那一步田地,這責任其實是在對方自己身上的

每個人都應為自己負責、但絕沒必要去額外擔負他人本該自負的責任,除非你腦袋清晰地自願那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