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孤立

是我把自己所不喜歡的、討厭的,歸咎於「別人」,藉以把那些推得遠遠的,假裝那不是我的一部分,所以就可以坐實「責任不在我」、「那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只是個被壓迫的受害者」的這些種種脫逃藉口。

在這個結構下,表面上像是成就了自我的獨立性,但從更廣的真實來看,這無異於一片指甲掉在地上之後,便積極的試圖忘記自己是原來一個人體上的一個部分,然後奮力的宣稱自己就是是一個自主完整的胺基酸合成物。自卑轉自大?看起來挺像是這樣的。

「獨立」聽起來很高大、很有理想,大約這也就是自己能給自己找到的唯一心理支撐吧,但其實自己未能見到的是:既然是身為某種「存有」的型態,能夠存在這件事,就已經說明了自己即是在整個真理架構之下的一部分,怎可能真的是自外於那一切即是的更大存有單位?

但也因為自以為是的這種自外,所以強行把自己與更大的架構隔開,然後,就變得更加的困惑、更加的需要找到自己存在的立基與價值,不然,內心一直都被一種強烈的慌亂衝擊著:「那我到底算是個啥?無價值的渣渣?」

這樣的一個近似於無盡的循環,因為要確認自己的存有狀態、要保護自己,於是試圖自外於更大的真理架構藉著把看似渺小的自我縮在一個角落裡來凝聚出一個存在感濃度儘可能高一點的安全地帶,這樣的小小自我實現,先鞏固了,有野心的或甚至貪心的,再來圖謀大一點的自我實現。不過,這樣的循環,同時也造成了一個近似於盤坐於一個椅墊上、卻又試圖把椅墊從屁股下抽出的難局。

人生難?再怎麼難,也難不過自己為難自己。把一個立意原本是「自救」型態的人生事業,卻搞成了自斷根基,不是為難自己是什麼?這根本就有種「唐吉軻德戰風車怪」的即視感。

都是自己搞自己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