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是啊,用自己生活裡的作為來償還。

其實我真的還不夠了解自己欸,甚至也沒能聽從自己心底的聲音。

終究是太自大了吧。自以為有一種“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的唐吉珂德式的勇氣,到頭來,才發現那根本是個屁。

嗯,以此銘記。

(歌詞與本文無關,僅為文內用詞的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