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與淚

多年前,心有所感之下,決定從那時起,喝酒只為開心而喝,不再用以澆愁。今天之後,我會開始學著將眼淚只用在喜極之時,不再因自憐而啜泣。

早上看完Netflix被提名奧斯卡金像獎的影片《教宗的繼承》(The Two Popes)。當然,所有拍成影片的「基於真人真事」,都還是有刻意寫出來的劇本的,有劇本就不免有美化。但不管怎樣,此片欲傳達的訊息,的確有某些讓我覺得感動的地方。

教宗的繼承

在劇裡,本篤十六世向當時還是樞機主教的喬治·馬里奧·伯格里奧介紹教廷裡的一間聖器室,a.k.a.淚之室(Chamber of Tears),本篤十六世說,「這淚也不知是喜悅之淚還是悲傷之淚」。

那個當下我突然覺得,對啊,若是落淚,喜極而泣比起悲傷自憐而泣當然是要來得舒心多了。

我一向是個哭點很低的人,很難守住「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傳統教條。不知為何,對於那種委屈、被冤枉的劇情,特別容易被觸動淚線。大約是內心深處是有著一種不知名的自憐吧,我猜測。我的確也特別不喜歡被人誣賴與曲解,那是我一向都無法接受或釋懷的一種委屈,會勾出我打從內心深處的一種強烈的情緒。

這種因自憐的心情而落下的眼淚,總覺得也該是夠了吧。

眼淚與酒應該是一樣的,它與情緒上的連結,都是自己賦予它的。我既然已經能夠把酒確立它開心歡慶的意義,那麼,眼淚也當然是可以的。

這並不是說我否定負面心情抒發的必要,而是,再怎麼抒發,那也早該夠了。若總是任憑那個心底深處的陰暗繼續存在、發酵,那還不如一樣是由我自己決定,那些是該終止的時候了。

泡在負面情緒裡的無可自拔,是自己對自己的放縱,責無旁貸的;我不想為自己留個藉口而允許自己腐蝕自己,雖然,傷心難過會有一種讓人誤以為自己能夠凝聚出力量的假象,但其實,那些被提取出來的力量,卻是被自己拿來僅僅在自憐的情緒中燃燒殆盡而已,並沒有其他的積極作為。

我,夠愛我自己,因此,不會再繼續允許自己讓自己因為放縱而被侵蝕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