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俗諺:「棺材是裝死人的、不是裝老人的」,死亡從來都是緊隨在每個人的身後的。

真正恐怖的不是死亡的過程或死後的處境,而是「自己還未面見死亡時已自製的恐懼心理」、還有「自認為死亡就是永遠的結束的無知」。

痛哭?崩潰?那都是因為投射相同的處境在自己身上而產生的情緒反應。

除了擋不著自己製造的無力感而「崩潰」,難道,不該試著為自己開始尋找如何能在心理上超越對死亡恐懼的方法嗎?

哭完、痛完,就繼續賴活著,似乎是多數人標準的人生程序。

從來都沒有那種不具任何意義的人生遭遇的,遇到了,就是一個靜下來想想、找答案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