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第一本阿德勒學說的中譯本電子書《認識人性》已經好幾天了,準備這兩天就來開始閱讀。

但在開始閱讀之前,我想先寫下來對阿德勒學說的「期待」。

其實也不是說我以為阿德勒的學說就一定能解開我人生歷程中一直企圖解開人性背後構成原因、或是其起源,以至於能將我導向一個終極解答。而是說,我直覺的覺得,阿德勒的學說能給我一些許久未能再有的新啟發,至少能使得那終極解答能夠更顯得清晰一些。

以前片片斷斷聽說來的阿德勒學說重點裡,有包括了「自卑」似乎是普遍人性中的的原發(與生俱來)特性(我猜想這出處應該是在另一本阿德勒的著作《自卑與超越》裡)。我能想像到的,所謂的自卑,必然是伴隨著心中對於自身價值定位的渴望,進而又傾向於時時透過與他人的攀比,讓自己能透過踏上一個又一個「超越」的台階、或者透過他人給予的讚賞,進而轉化成自我價值提升的感受。

但是,「攀比」這件事,卻又伴著一種「自限」在裡面,這似乎又脫不開物質化的「萬丈高樓平地起」的這類基礎信念。在我自己早年的思考裡,曾經發現了人的某些「相信」(信念),卻又同時成為了「自限」的現象。這就好像人的表面意識跟內在更大的真實的自我之間,隔著由表面意識坐實的信念,一方面,因為有著這些信念,讓人有了暫且的安心感,但卻又因為這些信念,它卻又將自我意識跟真實的自我分隔開來,而當自我意識試圖要抽離這些信念時,又因為表面意識的存在安全感是坐在這些信念之上的,使得難以將屁股下坐實的信念抽離。這樣的關係就好像一個坐在蒲團上的人,那人便是表面意識、屁股下的蒲團就是那些造成自我障礙的信念、而蒲團下的地板,就是真實的自我(佛家講的「自性」)。

圖片來源:
https://www.ddc.com.tw/ec/download/life/2217070631-71/006.jpg

這樣的一個看起來似乎是被設計在人性中的基本設定,一個「先天」的矛盾/困局(我猜想這就是「原罪」設想的起源吧),我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為什麼需要透過這樣的方式來玩這場「尋找我是誰」的遊戲。

這個「為什麼」的題目並不小,我倒是沒指望阿德勒能直接給出一個解答,只盼望或許我能借鏡阿德勒對人性成因(但也有可能他的學說裡僅止於人的根性裡「自卑」的這一設想而直往下游發展,卻未試圖溯源)的思索,給我一些揣測出題者心思的靈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