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者-不被我討厭的阿德勒


相較於把人定義為受害者的佛洛伊德心理學說,阿德勒的心理學說則是明顯站在受害者對岸的超越者。

我第一次知道阿德勒(Alfred Adler)這號人物,是在《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在台灣正當紅的時候。不過,這本書我卻是至今完全沒讀過。

然而,後來有機會看了老高的一個介紹阿德勒的影片,裡面整理了阿德勒學說的幾個核心,我才發現,這阿德勒的想法,跟我的想法很像欸!

所謂的「被討厭的勇氣」,我發覺就跟所謂的「吸引力法則」一樣,都是被整理出來的「次級應用」,並不能完全說明來源思想的全貌,或是說,這種「次級應用」其實相較於其來源思想,顯得片面、狹隘許多。

按阿德勒的原學說,別人討厭你或不討厭你,都是別人的事,你做你自己就是了,把別人對他自己的責任還給他。日本的文化特色,有著「不給別人添麻煩」的這種特別現象,懼怕成為他人眼中的麻煩製造者、討厭鬼,因此,這本《被討厭的勇氣》其實是為日本人量身訂做的。

據說,阿德勒還說,「人是社會動物」。關於這個部份,我持保留態度。我覺得,人類的群聚是人口產生的結果、以及「尋求他人給予的贊同來填補自身價值感」的伴隨現象,亦即是,若是能自己在自身上找尋到存在的價值時,人是不一定需要依存於其他人的,亦即是說,孤獨並非是無法忍受的,而是一種成熟/完整的人格才會懂得享受的好味道。說穿了,社會也不過就是提供給自己演出自困戲碼的一方舞台罷了。

若當人開始成熟到享受孤獨,那麼,「被討厭」就根本不是個課題了。不過,會著眼在「被討厭」這件事情上的那種文化,真的是多了這層自限而使得自己更加的為難了自己,事實上是就是:並非是那些討厭你的人在為難你,而是他們在討厭別人的同時,他們也在為難著他們自己

真正能夠為難到自己的,只有每個人自己。

就是這麼自困著卻少有人能成熟到能有自知之明。或許,這就是人性中自帶的原罪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