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新解 – 第三章 (首修 完)

《道德經‧第三章》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

繼續閱讀 “《道德經》新解 – 第三章 (首修 完)"

《道德經》新解 – 第二章 (首修 完)

《道德經‧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天下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

繼續閱讀 “《道德經》新解 – 第二章 (首修 完)"

前言 – 立而後破

所有的「觀察者」的觀點,都無可避免地落入了相對的位置,而凡是相對的,總無法在各觀察者的各抒巳見之下,以獲致絕對而唯一、且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相(西方哲學稱它為「絕對真理」”Absolute Truth”)。所有能夠觀察的主體,如你、如我、如他,都是透過眼、耳、鼻、舌、身來感知客體(物質或心靈型態)的訊號,再以意識作用轉化為心念的觀查者,不折不扣、如假包換。

我所篤信的(若要硬稱它為信仰的話),即是那個離開所有相對的絕對真理,然而,在那絕對真理之內的各式存有的真正(絕對)面目,卻非是能以我們習知的感知方式得見其原貌;但奇妙的是,所有一切的存有,無論是可以用物質感官探知的「實存」或無法用物質感官探知的「虛存」,都盡在絕對真理的包含之中。佛家稱它為「真如」,道家稱它為「道」,我習慣依賽斯而稱它為「一切萬有」。

繼續閱讀 “前言 – 立而後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