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做困獸

對我而言,一次作為配角的經歷,再加上一次作為主角的經歷,讓我對婚姻的概念,很難脫離「最後多半流於成為兩隻困於牢籠中、各佔一角的野獸,除了各自舔著傷口之外,還偶爾在一不小心於牢籠中某一角再度相遇時,又忍不住為著前嫌又相互撕咬起來」這樣的印象。

繼續閱讀 “不願做困獸"

齊家之本

昨天老婆拜訪隔壁新鄰居回來,剛剛進門,就直接跑到我書桌邊問我:「ㄟ…那個隔壁的說現在房價太貴,買房還不如存在銀行生利息,用利息來付房租更划得來。我們這樣買房子是不是划不來啊?」

我以往慣性每當她老毛病又犯時欲脫口而出的譏諷,還是讓我在臨到嘴邊的時候給倒吞回去了,取而代之,我說:「妳不要再說了,再說就別怪我又要發飆了…。」她這回倒是蠻機伶的,見機不對,也趕緊煞車,但還是滿臉掛著疑問,還心存僥倖,欲等待我給個讓她「心安」的答案。

繼續閱讀 “齊家之本"

用讚美為愛情存款

只要是人,心情總有起伏。愛情這碼子事,與一場球賽、一份工作、或是拼一張拼圖,從續航動力的角度來說,並不因為有人說愛情偉大,它就與其它需要持續力支撐的活動不同;愛情也沒兩樣,也需要在過程中隨時添加一些新的燃料、給予新的刺激、激發新的熱情,以使它能繼續下去,否則,發生半途而廢的狀況,並不能說是意外。

繼續閱讀 “用讚美為愛情存款"

若此生能重來一回

我曾認真的想過,如果此生可以帶著如今的覺悟而重來一次,我會想要選擇(明白自己有200%的選擇權是很重要的,一切即使走到最後未儘人意,你以為自己是被迫的,但其實終究都是自己的選擇,若非一連串自己於表面有意識到,或自以為沒意識到的選擇,你又豈會在這裡?)怎樣的人生之路。

繼續閱讀 “若此生能重來一回"

何以為家

今天一早上飛機往上海的途中,在報紙上看到台中市長胡志強夫婦出車禍的消息。人生本就無常,但仍不忍見到一對鶼鰈情深的夫妻,先生傷勢還好,太太卻人在鬼門關前打轉;胡夫人就算這次能撿回一條命,這對夫妻的餘生恐怕也將心路艱辛。

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這句話,既對,也不對。

繼續閱讀 “何以為家"

鳳凰于飛

較古老一些年代的男女們,他們所經歷的的愛情,在所謂現代人的眼光裡,似乎就只有俗氣或古板能形容。一對夫妻,可能僅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定下終生大事。過於嚴謹的禮教,可能讓這對男女在洞房花燭夜之前都沒跟同齡的男女正式接觸過,別說摸摸小手,連跟心儀的對象講幾句話的機會可能都沒有。愛情?他們懂嗎?

繼續閱讀 “鳳凰于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