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做困獸

對我而言,一次作為配角的經歷,再加上一次作為主角的經歷,讓我對婚姻的概念,很難脫離「最後多半流於成為兩隻困於牢籠中、各佔一角的野獸,除了各自舔著傷口之外,還偶爾在一不小心於牢籠中某一角再度相遇時,又忍不住為著前嫌又相互撕咬起來」這樣的印象。

繼續閱讀 “不願做困獸"